IMG_1097 

(Minetta Tavern的Souffle)     

舒芙雷 那奢華的甜點

等待那在烤箱漫長的時間

就為了那稍縱即逝的美味

那剛出烤箱熱呼呼的舒芙雷

膨的半天高的麵糊

頂多撐到五分鐘

不論你有如此不捨

它都會狠心的禢下來

IMG_1098  

(Minetta Tavern的chocolate souffle)

對於舒芙雷我一向都是又愛又恨

我無法在蛋糕店的玻璃冰櫃中找到它

就連想找到供應現點現做的餐廳都難以尋得

肯為了客人現做現烤的店家越來越少

所以每次能見到它都是難忘的經驗

不論要多久我都願意等

就為了品嘗它那鬆軟蓬鬆的內餡

與酥脆的外皮

入口的滋味如在雲朵一般

讓我一試變上癮

二試就上了雲端

久久無法忘懷

IMG_1124  

(Dovetail的Chocolate Souffle)

在許久以前法國人生活富裕

常常吃料理將近20道的佳餚

因此甜點時常飽到無法下嚥

才會想出這種過度膨脹不會有飽足感的甜點

舒芙雷其實就是卡士達與法式蛋白霜的合體

大部分的組合內容物是蛋白霜的空氣

由於蛋白含有大量空氣

一入烤箱受熱便會向上澎脹

所以看似壯觀巨大的舒芙雷

其實大都只是空氣罷了

IMG_1910 

(l'atelier de Joel Robuchon的Souffle)

舒芙雷是我最抗拒不了的甜點

只要在菜單上看到它

不管是用單點的美式餐廳

還是吃套餐的法式餐廳

我都必定會點

IMG_4575 

(Amber的Souffle)

我甚至可以為了它

連跑同一間餐廳好幾次

就只是為了吃它

只要吃到好味道馬上記錄起來通知好友來吃

IMG_4577 

雖然都是舒芙雷

但是每一間店的口感, 香氣, 甜味, 濃郁度,蓬鬆度都是不一樣的

有些做的很失敗 內部膨脹過頭 空洞很粗糙 

吃下去就像吃空氣與泡沫一樣無趣

做的很完美的 除了表皮酥脆以外

內餡雖膨鬆但很細膩

濃郁的口感及許多層次的香氣

在口中慢慢化去 

不像劣質品是入口即融

IMG_4916 

 (Adour的Souffle)

好玩的故事從這天開始

我們如往常一樣一群人一起到了餐廳吃飯

這是一間名廚Alain Ducasse在紐約所開的餐廳

Adour位於紐約中城的飯店內

當晚我們吃了主廚套餐 

甜點主廚為我們準備了菜單上的每一種甜點

當時見到了舒芙雷實在很驚喜

它有著如Robuchon版本一般細膩的口感

但在每一口中卻含有些許的粗糖

在口中增加了那脆脆的口感

而它的價錢又比Robuchon的和藹了許多

單點只要$16元

當下就已決定一定要再回來吃

IMG_4929 

隔日湊巧與朋友約在韓國城吃飯

聊著聊著就談到了我日前在餐廳用餐的經驗

當她們聽到我聊到好吃的舒芙雷

就立刻說她們也想吃啦!

我隨即撥打電話至Adour餐廳

" HELLO~ 請問你們今天幾點關

OKOK~十點關是吧,我們現在馬上過去 

是的,有七人,我們只想吃甜點阿,馬上到阿"

掛完電話後, 我們兵分兩路 

車與地鐵同時出發

目的地是55街& Madison ave的Adour

出發

IMG_5316   

服務生堅持說

我們沒有要用餐所以不能進到Dinning Room

但是吧台又塞不下我們這麼多人

就在Adour餐廳經理與飯店餐廳的經理協調過後

我們被安置在"飯店的餐廳"品嘗"Adour餐廳的甜點"

服務生很親切的為我們舖了白桌布

原本飯店餐廳的桌上是沒有的

還放上了浪漫的小蠟燭

沒等服務生拿甜點菜單來

我早已對服務生說 

"我們要七份舒芙雷"

就算服務生說要等上四十分鐘

我們也義無反顧的等下去

好在這裡的服務生非常熱心的幫我們端上了冰水

偶而還會跟我們寒暄幾句

IMG_5324 

時間在聊天過程中總是過得十分迅速

四位服務生從廚房出來

左右手各端一個甜點盤

我們的七份舒芙雷終於出爐了

就在我們瘋狂拍照時

甜點主廚走了出來與我們寒暄

我立刻誇獎昨晚吃的舒芙雷實在太滿意了

所以今天立刻帶一群朋友又來吃

看他微笑默默跟我們點頭

我們這樣專程來吃師傅的料理

算是對這師傅最大的敬佩與尊重了吧

也是所有師傅所追求的

"客人為美食所發自內心的喜悅"

IMG_5327  

就在與好友們吃完我在紐約最後的舒芙雷

數日之後離開了紐約

我再也吃不到了

只能默默的懷念

期望有日能再吃到那同樣味道的舒芙雷

IMG_5331  

謝謝你

舒芙雷

我最無法抗拒的甜點

Jack Cheng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ack Cheng 的頭像
Jack Cheng

我的米其林之路

Jack 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